身边的超英
群英谱
追忆超英
中建钢构:金牌项目经理陆建新

来源:    时间:2021-01-29   作者:    字号:[ ]

  谁是陆建新?
  在国内建筑施工界提起这个名字,许多业主、专家和同行都会竖大拇指。他是中建钢构目前仅有的三位“金牌项目经理”之一,钢结构施工技术专家,高级工程师。
  自上世纪80年代参加工作以来,陆建新参与或主持承建的超高层建筑包括:430米高的广州西塔、442米高的深圳京基100、492米高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、660米高的深圳平安金融中心……这些地标性超高层建筑,不仅创造了世界高层建筑施工的最快纪录,而且实现了许多重大技术创新,其中多项达到国际领先水平。
  他如何做到这一切?
  技术创新:宝剑锋从磨砺出
  陆建新的技术,是用三十多年岁月“磨”出来的。
  早在1982年,陆建新还只是18岁的毛头小伙时,就在深圳国贸大厦的工地亲身体验了三天一层的“深圳速度”。160米高的深圳国贸大厦是当时的全国第一高楼,也是陆建新不断挑战天际线的起点。
  之后十几年,陆建新陆续参与建设了深圳发展中心、上海国贸大厦、浦东金桥大厦、深圳地王大厦、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等高层地标建筑。日本建筑专家青柳佑二是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的项目经理,他评价钢结构项目部是“所有队伍的楷模”。2007年,陆建新转战华南第一高楼——430米的广州西塔担任项目执行经理,再度创造了“两天一层”的世界高层建筑施工最快纪录。
  2012年,48岁的陆建新扛下了他从业30年来最重的担子——660米高的深圳平安金融中心钢结构项目经理。这是陆建新参建的第四座百层摩天大楼,也是迄今为止的中国第一高楼。开工便遇拦路虎,深圳平安金融中心使用四台国内最大型号的动臂式塔吊,每台塔吊臂长60米,自重440吨,最大起重量100吨。这四个“大家伙”附着在大楼核心筒外墙上,随着楼体高度增加逐步抬升。
  “通俗来讲,这种塔吊的抬升,就好像一个人在攀岩。”陆建新的弟子、现任中建钢构绿色建筑事业部总工程师许航说,“每台塔吊有三个支承钢架,施工中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拆掉一个钢架,把它安到更高处,再把塔吊主体吊装上去。”几百吨的“钢铁巨人”在数百米高空“攀岩”,看起来惊心动魄。
  陆建新带队进行了两个月的仿真计算,解决了塔吊支承系统的许多技术难题。然而当塔吊真正安装使用时,还是出现了节点强度不足的险情。“有一个多月时间,我每天晚上睡不着觉。”陆建新说。经过仔细勘察检验,陆建新发现问题出在支承架节点处销轴的规格误差上,彼时距离塔吊爬升已不足五天,亟需加急制作一批新的节点销轴。但是这种特殊材质的销轴制作工艺十分复杂,而且很难找到能够保证设计精度的生产厂家。
  为确保完成任务,陆建新废寝忘食,亲自参与设计图纸修改和厂家考察。与时间赛跑的结果,就是在第四天完成了所有销轴的制作和检测,再连夜进场完成安装。排除险情后,这四台会“攀岩”的重型塔吊,平均每次周转拆卸可节约工期5到6天,累计缩短工期96天,节约堆场600平方米,创造经济效益1000余万元。在深圳平安金融中心项目上,陆建新的团队还创下了“国内第一立焊”、“国内第一仰焊”、“国内第一厚焊”等施工技术创新纪录。
  管理创新:细致入微做表率
  身为项目经理,仅靠埋头钻研技术还不够,陆建新在繁杂的事务管理工作中也做出了创新。
  深圳平安金融中心地处福田中心区,寸土寸金,办公场地紧缺,生产、质量、安全、技术、商务等各部门分隔两处,虽然距离不远,但保持畅通的协调对接也不容易。每天午饭时间,陆建新都端着饭盒在办公区找各部门负责人沟通,边吃边谈,很多问题在“饭盒会议”上得以解决。
  “喊破嗓子,不如甩开膀子。”陆建新说,做好亲身示范,是中建钢构的传统。他带出的另一个弟子、现任中建钢构深圳太平金融大厦项目经理赵中原说:“陆总从简单的工作汇报,到项目标书和PPT,都亲手做。我们提交的文件他也详尽批注,经常改到让我脸红。”陆建新带出来的人,几乎都能独当一面:北京第一高楼“中国尊”项目经理邵新宇、南京青奥中心项目负责人王占奎、中建钢构北方大区技术部经理彭湃……深圳华润总部大厦项目执行经理唐齐超说:“跟随陆总的几年,我学到了太多,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认真负责、亲力亲为。”
  陆建新永远随身携带一个小本子,团队里的人都知道,无论谁在任何时间找到陆建新,向他汇报一笔资金收支情况,陆建新都会立刻掏出小本记上。许航说:“我们私底下开玩笑,说要想知道项目资金储量,或者某天某笔费用报销数字,问财务不如问陆总——项目上涉及的资金流转,少说也有几千笔,每一笔都要项目经理签字,陆总比财务记得更清楚。”
  从技术专家到全能型的项目管理者,陆建新知道自己需要提升商务运营能力。早在1998年担任厦门国际会展中心钢结构项目副总工期间,陆建新就做出了令人刮目相看的成绩:该项目封顶后,陆建新一人负责竣工决算,他每天奔波在项目各部门和政府机构间,仅用一年时间完成了决算,不仅账目清晰,而且效益极佳。
  在工地上,陆建新是农民工的贴心人。每天早晨7点,陆建新都会到工地召开晨会,和工人们交流,叮嘱安全生产要点。这样的晨会已经连续开了7年,风雨无阻。每到工程节点,陆建新都会给工人们发奖金,他说这是农民工应得的:“因为最苦的是他们,最累的是他们,最不怕脏的也是他们。”他要求项目党支部经常开展送体检、送清凉等切实为工人谋福利的活动,还创办了每月四场的“工地电影院”。工人们见到陆建新,常会顺嘴问一句:“陆总,今晚给我们放什么电影啊?”
  “我觉得不管是我们项目管理团队,还是一线施工的工人,都是一家人。工地上氛围和谐了,活儿才能干好。”陆建新说,好的管理,必须细致入微。
  理念创新:勇于担当打硬仗
  做好分内事,陆建新认为是理所应当。其实在复杂的项目施工中,很多“分外事”的应对,更加考验管理者的品格,以及他所信奉的文化理念。
  比如442米高的深圳“京基100”大厦,陆建新从2008年起担任项目经理。2009年8月,京基项目一台M900D塔吊油缸损坏,塔吊供应商告知:购买新油缸需4个月时间交货,运回澳大利亚修理也需时3个半月。按照项目合同规定,业主要求每月塔吊因故障停修的时间累计不超过72小时,否则每超过一天罚款3万元。
  时间不等人,买不得修不得,陆建新想出的对策是“换”——使用同型号塔吊的广州西塔项目正进入收尾阶段,可以尝试借用西塔的油缸。8月3日,陆建新奔赴广州,经过一天紧张施工,8月4日傍晚18时,油缸从400多米的高空卸下来,立即装车运回深圳。8月5日清晨6点,油缸安装就位,京基工地恢复正常施工。后来有人问过陆建新,为什么要自己跑去广州拆卸油缸?陆建新说,西塔位于广州闹市区,高空拆卸油缸是危险行为,“必须眼看着油缸安全落地,我才放心。”
  还是京基100项目,2010年1月下旬,临近春节时又出意外:主附楼之间七层高的连廊顶部,600吨重的楼板发生了400毫米意外偏移。按照合同,这个问题该由总包单位处理。业主和总包都焦急万分,他们咨询了专业机构,得知400毫米的纠偏需耗资180万元。
  这也是中建钢构的“分外事”,然而陆建新主动向业主提出“我来”——凭借深厚的技术功底,陆建新拿出的方案是用液压千斤顶同步“顶升、滑移、扭转”,将楼板推回原位。用了32个千斤顶、32位工人、7个小时施工,陆建新带队成功完成纠偏。而他的报价更是低到让业主惊喜:仅10万元。
  勇于担当的责任感,和建立在技术创新、管理创新之上的理念创新,让陆建新赢得了业主的信赖。京基100项目竣工后,施工款项在2014年春节前悉数结算完成。业主聘请的顾问又是日本专家青柳佑二,他在封顶仪式上再次盛赞了陆建新团队的功绩:“京基100是我见过质量最好、施工速度最快的大楼。中建钢构是一支有担当、能打硬仗的队伍。所以,我信得过!”
  “中国建筑的企业使命是‘拓展幸福空间’,在我看来,人类盖房子,就是为了遮风挡雨、追求幸福生活。”中建钢构董事长王宏说,“以陆建新的资历,完全够格坐在办公室里,成为公司管理层的一员。但是他32年来一直在一线忙碌,我认为他是有情怀的建筑者,很好践行了鲁班祖师说的四个字——庇佑苍生。”
  陆建新则笑笑说:“我在工地上待久了,习惯这样的生活。我做的大都是地标建筑,虽然辛苦,但是无上光荣。”
  万丈高楼平地起。中建钢构为何能够承建一大批地标性建筑,引领中国钢结构行业的发展?答案在陆建新这样的人身上。正是由于有一大批安于扎根基层、勇于技术创新的项目经理,成就了中建钢构的辉煌,成就了中建的辉煌。


下一篇:中建二局:全国劳模王永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