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要新闻
媒体聚焦
事件回顾
专题专栏
学思践悟
通知公告
追忆超英
工人日报:“大姐书记”陈超英(上)

来源:    时间:2021-01-29   作者:    字号:[ ]

        那一根心连心的纽带,那一座人与人的桥梁,那一份家与家的情缘……

  6月13日夜,倾盆的大雨中,陈超英“走了”。

  6月14日,长沙井湾子中建五局办公大楼前一片阴霾。为了让陈超英再“看”一眼生前的办公地点,灵车载着她缓缓绕过这里。路边站满了她悲伤的同事,他们等着她,想透过泪眼,再看一眼她那温暖的背影……53岁的陈超英生前是中建五局土木公司党委副书记、纪委书记、工会主席,在6月13日慰问职工家属连夜返回长沙的途中遭遇交通事故,不幸殉职。

  在短短的两天时间里,亲友和同事就写下了20多万字追思陈超英平凡而感人的一生。

  中建五局、中建总公司、中共湖南省直工委、湖南省总工会先后作出向陈超英同志学习的决定,陈超英被追授“五一先锋”荣誉称号……

  

上篇:有过多少往事

    【采访手记】

  那是一场打破平静的泪雨,它洗涤心中的尘埃,也将一个人的名字擦亮。

  人们呼喊并凝视着“陈超英”这个名字的时候,那些散落的记忆碎片也一点点汇集——阴阳两隔,一场情感“互动”却在中建五局1万多名员工与这个叫“陈姐”的英灵之间绵绵展开。

  记者的采访似乎有一段极其漫长的路要走:每一次采访都有新的线索冒出来,一个接着一个,每一个情节又都是那样琐碎和细微,而每一位讲述者对那些细枝末节的往事念念不忘的神情,像谜一样交织在眼前。“大姐主席”,这是一个工会主席的独特LOGO,其“品牌”内涵就是真诚与善良。“用命工作”、用心履职,在24年的工会履历中,陈超英的爱虽细碎而平凡,但点点滴滴都汇聚为企业的精神财富,成为员工的向心力和凝聚力。

  中建五局有限公司董事长鲁贵卿说:“她与职工群众有着与生俱来的鱼水情深,时刻把解决职工的具体问题作为密切联系群众的纽带。”

  这是一根心连心的纽带,它连着往事,也连着未来。

  从今年6月13日“走了”那天起到7月29日那段时间,陈超英的办公室没人动过。

  公司内勤吕春林好几次躲进这间办公室偷偷哭泣,“真的天天想她,老师你不晓得,她人有多好……”说起陈超英,吕春林便低头哽咽,眼圈红红的。在陈超英的遗物还没有清理之前,每天一上班,吕春林总是不由自主地要打开办公室的门进去看一看,隔一个星期给陈超英栽的几盆吊兰浇浇水,好像只要吊兰还在,陈超英就还会回来……

  留着兰草余香的办公室里,遗落一摞谜一样的欠条

  如今,办公室窗台上的7盆吊兰已经被同事和亲友一盆一盆抱走了。清理遗物那一天,陈超英的丈夫宁建国攥着一把从抽屉里找到的收条、欠条递给党群工作部部长向群,说“不看了、也不管了”,让她存个底。

  这一摞收条、欠条总共18张,其中有一位职工的遗孀及女儿从2003年3月到2008年1月先后打的6张字据,“今借到陈主席2000元”、“今收到公司上大学经费3500元”……先后从陈超英手里拿走17010元。

  工会干事欧丽华查遍历年账本,告诉记者:“肯定这是陈姐私人出的。”

  “难怪她经常找人借钱应急,怎么也不会想到……”欧丽华声音颤抖,一抬头,泪水在眼睛里打着转。

  有人估计,她前前后后资助过别人20多万元。“这个人是有点‘傻’啊。”土木公司前党委书记于建国说,陈超英资助别人,没打条子的,比打了条子的要多得多。

  “譬如职工遗属,看不起病的、上不起大学的、生活不下去的问题,已经超出了企业能够照顾的政策范围。”于建国说,一直到最近七八年里,还有三四个职工遗属每年从陈超英手里拿到过的钱少则几百、多则上千,“都以为是公司在长期照顾”。

  2006年过世的职工李红星家庭生活困难,他家2300多元的天然气管道初装费就是陈超英拿的。其遗孀梁爱桃直到去年病逝前,一直以为是公司帮她装的天然气,总是跟人念叨公司的好。

  “那可是个‘无底洞’,你有多少家当去填这个‘窟窿’?”“能帮多少算多少,解决一个是一个吧。人家也可怜……”于建国跟陈超英经常这样翻烙饼似地谈话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提起这些,于建国的情绪陡然有些激动,眼睛瞪得圆圆的,他盯着记者,好像在等待回应,好像陈超英还在,他要劝她别再那样“傻”下去。

 

  “她没啥故事,全是些小事”

  张木生退休好几年了,住在土木公司最早建起来的职工住宅小区里,陈超英每年都会来看望他。

  去年来看他的时候,正好他的小孙子也在场。陈超英记下了孩子的生日,说“明年一定来庆贺”。今年“六一”儿童节时,陈超英真的来了,给他的小孙子买了5套漂亮衣服。

  陈超英殉职后,张木生总是伤心地想:难道冥冥之中陈超英知道自己要走了,就一次买了那么多衣服?

  这个小区住着400来户,户主多为土木公司30多年前初创时期的第一批职工。陈超英遭遇交通事故的第二天早晨,“公司出大事了”、“陈主席走了”的消息就在这个小区里传开了……

  “一个人要对一两个人好并不难,难的是对所有人都那么好。”中建五局有限公司董事长鲁贵卿对陈超英的评价,触动了土木公司职工心里最柔软的地方。

  刘爱云也是在6月14日上午才听说“陈主席走了”,她患有精神疾病,“怕受刺激,想了很久,最后还是不敢去送陈主席”。

  刘爱云的丈夫刘助友是土木公司的职工,1984年病故,把从农村来的妻子和一双年幼的儿女丢在了这个城市的角落。刘爱云一直找不到工作,靠做一些缝缝补补的活维持生计,陈超英不声不响地照顾着她的生意,是光顾她那个缝纫摊的常客。每一次陈超英抱来一堆旗帜、横幅让她加工时,她就知道,土木公司又有一个项目快要在长沙举行开工仪式了。

  刘爱云的缝纫摊摆在中建五局宿舍区附近的一个菜市场里。记者从菜市场一直找到一幢低矮、破旧的房子前,才找到她,她说“连住的地方都是陈主席帮忙租的”。房子是10年前盖的临时建筑,她最近听人说这幢房子“快要拆了”,一时急得“想不清今后住哪里”,她知道,这一次陈主席再也不能来了。

  “一想起往后,心里就不是个滋味……” 深深的悲痛让2004年退休的老职工沈昌学感到格外的孤单。说起陈超英,他摇着头叹息:“她没啥故事,全是些小事。”

  许多人像周祥明一样,默默地将一份感念珍存在心底

  在陈超英24年工会履职经历中,公司从困顿走向辉煌,而陈超英也在职工记忆深处日复一日地播撒温暖……采访中,职工用得最多的词,是“不离不弃”。

  武汉分公司职工胡明德甚至觉得,有没有“陈主席”这样的“好人”,是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“最大的不同之处”。

  胡明德曾一度下岗,长期在广东一家民营建筑企业打工。他说,民营建筑企业的特点是“工程一竣工,人就散了,交情也散了,连个电话都不会再打了,心里空落落的”。

  回到有“陈姐”的土木公司,胡明德像回到一个温暖的怀抱。当他和同事们回忆中建五局1998年到2002年那段特困时期的艰难生活时,泪眼中满是对“陈姐”的一片深情。

  1999年春节前,长沙市慈善总会拖来一大卡车大米、食用油,慰问中建五局的下岗职工。当时,土木公司只分到了一百来份,可下岗职工却有200多人。

  大家围着那堆米和油,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谁也不吭声。时任工会副主席的陈超英看出了大家的心思,说:“我保证,有工会在,你们都能过好年,每户人家都能分到一袋米、一瓶油。”

  当时下岗待业的钟江兰印象很清晰,陈超英眼睛红红地这样一说,人群才慢慢走散。“陈主席果然说话算数,第二天就给大家分了东西。”

  那时土木公司的总经理是谭立新,他记得,陈超英很固执地缠着他从本来就“揭不开锅”的经营资金里抽出3万元,又拉着他到五局去“求助”了2万元。

  鲁贵卿说:“这些温暖聚拢了人心,是土木公司乃至中建五局走出困境、走向成功的感情基础。”近些年,土木公司飞速发展,员工队伍日渐壮大,还有一支庞大的农民工队伍在各个工地出力流汗,陈超英式的真诚和善良,仍然起着“润物细无声”的效果。

  在工地盖“农民工公寓”,办农民工夜校,组建农民工工会联合会,春节前后到农民工输出地送温暖……土木公司的农民工就这样跟忙前忙后的陈超英熟悉了,和项目部的正式职工一样,亲热地叫她“陈姐”。

  48岁的农民工周祥明是砌筑能手,可近几年接连两次车祸,把他和妻子先后拖进伤病的苦海,也把他们的小康之家拖进贫困的深渊。他10多年前盖起的漂亮房子,让邻里乡亲啧啧称叹,如今却因年久失修到处漏雨,一儿一女也先后辍学。

  “不能让老实人受罪”、“不能让能干的人吃亏”。今年5月,陈超英把周祥明列为企业“情系工友千万家”帮扶对象,带头捐款募集了6万多元,要帮他翻修房屋,帮他的孩子重新入学。

  按照陈超英制定的帮扶计划,6月14日——陈超英殉职的第二天,她将要带“队伍”去周祥明家开工修房子……7月30日上午,五局举行陈超英事迹报告会,周祥明被邀请上台讲述故事。这个黝黑而本分的男人走上台,对着陈超英的遗像深深地鞠躬,然后就木木地站在那里,一言不发,直到他艰难地移动脚步走下台去,他都没有开口讲述那个其实已经在五局不胫而走的故事……就是那一刻,记者从沉默的农民工周祥明的眼里读到了“敬畏”——那是一个永远无法挖掘和考证的情感世界。

  尽管此后经历了漫长的采访,面对记者的一次次追问,许多人像周祥明一样,默默地将一份感念珍存在心底。

上一篇:工人日报:“大姐书记”陈超英(中)
下一篇:中国纪检监察报:教我们怎能不想她——追记中建五局土木公司党委副书记、纪委书记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