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要新闻
媒体聚焦
事件回顾
专题专栏
学思践悟
通知公告
追忆超英
工人日报:“大姐书记”陈超英(中)

来源:    时间:2021-01-29   作者:    字号:[ ]

中篇:此情温暖人间

 

  【采访手记】

  6月13日,陈超英办完了“全国模范和谐劳动关系企业”最后的审批手续,在慰问职工的旅途中殉职。这样的“定格”,似乎充满了象征意味。

  凝望“全国模范劳动关系和谐企业”奖牌,记者仿佛看到的是一张陈超英式的沧桑面孔……和谐是相对的,就像制度永远做不到绝对公平公正一样,陈超英走上了“用命工作”的不归路。中建五局追授了她一枚“信和勋章”。

  在称职与优秀之外,陈超英还用“心”、用生命的热情赋予了“工会主席”这个职务更多人性化的内涵——有时候,她更像个“邻家大婶”,总是温暖地出现,人们也总是需要和想起她。她曾说:“工会干部要做到有一个婆婆的嘴,一颗妈妈的心,要勤跑腿。如此一来你才能得到职工的理解和信任,得到他们的支持,也才能为企业的稳定保驾护航。”

  “一沙一世界,一花一天堂”。陈超英用她独特的理解和方式,在那些很多人“来不及、顾不上、看不见、做不到”的地方,痴心而专注地发挥作用。她“永远停不下来”。

  8月14日上午,陈超英的骨灰入土。中建五局工会副主席孙红,特地从中工网打印了一份“全国模范和谐劳动关系企业评选结果公示”名单,摆在陈超英的墓前,说:“超英,你操劳的事情有结果了。”

  11时刚过,三公司工会主席张红急着要赶回公司开会,催促一直守在陈超英墓前的孙红:“超英,快点,我还要开会哩。”看到孙红惊讶的眼神,张红意识到失言,眼眶忽地红了。烈日下的公墓里,满山的苍松翠柏闪闪发亮……

  有一种善良,叫“操劳”

  6月13日早上8时30分,陈超英到湖南省总工会盖“全国模范劳动关系和谐企业审批表”的最后几枚章子。

  省总工会法律保障部部长罗华要外出开会,安排人接待她。10时多,罗华接到陈超英的短信:“章盖完了,我们好久没聚了,晚上一起吃饭。”下午1时多,罗华再次接到陈超英短信:“晚上聚餐要改期,一个分公司负责人母亲去世,正赶往衡阳。”

  陈超英从省总工会赶回公司后,就张罗着前往衡阳乡下慰问职工家属的事,没赶上食堂开餐,她从工会干事欧丽华碗里匀出一坨米饭,凑合着对付了一顿中餐。12时多,她就匆匆地与财务部经理莫松虎一起,叫上司机阳师傅开车赶往衡阳。

  莫松虎说,“返回时,天已经快黑了,途中突然下起暴雨。”晚上10时30分左右,阳师傅一个急刹,车子打了好几个滚跌落到了路基边……莫松虎是那次交通事故中唯一的幸存者。

  “陈姐电话特别多,一路上几乎没停过。”莫松虎还记得,陈超英在打电话安排广西分公司党委书记胡石卫6月20日去北京开会时,感叹“今年还没去过北京,很久没回娘家看妈妈了”。她和莫松虎聊起丈夫宁建国痛风的毛病,说在北京可以买到东北胡萝卜,“据说治痛风的效果非常好”,还自责地说“实在太忙了,关心老公太少了”。她还给北京的家人打电话,要他们买好胡萝卜,托胡石卫捎回来……

  宁建国回忆,下午3时多,陈超英突然打电话过来,说她在衡阳。宁建国并不奇怪,陈超英经常突然就出差了。他告诉她,上午去帮儿子办好了学车的手续,“超英好像心情特别好,还在电话里一遍遍说,太好了,太好了,以后可以坐儿子开的车了。”

  ……

  陈超英回家的路显得漫长,路上有操不完心的事。土木公司总经理旷庆华晚上9时45分还接到陈超英商量工作的电话,“她的手机一天24小时都开着,这是她的习惯。到了10时40分,我给她打电话,就打不通了,永远打不通了啊……”

  第二天凌晨,罗华才惊闻与他还有饭局之约的陈超英走上了不归路……

  2003年4月,陈超英被选为土木公司工会主席。那时,罗华在省总民主管理部工作。

  差不多有半年的时间里,陈超英总是隔几天就带上厚厚的一摞资料,来找罗华咨询有关职工安置分流方案及其政策依据,她请罗华逐条过目、推敲、出点子。省总分配给部门的食堂餐券,罗华全用来“招待”陈超英在食堂吃饭了,每次,陈超英也总不忘带两盒烟“犒劳”他。

  罗华说,陈超英把下岗职工的状况分了很多类,权益保障也考虑得很细很细,“可以说是绞尽了脑汁,对职工非常负责任。这样的工会主席,我没见过第二个”。

  有一种牺牲,叫“坚守”

  6月17日,在陈超英的追悼会上,中建五局有限公司董事长鲁贵卿也哭得特别伤心。

  鲁贵卿是将五局带出泥淖、引向繁荣的关键领头人。他说:“公司最困难的时候,改革矛盾最尖锐的时候,发展遇到问题的时候,陈超英都在,她从来不逃避。”

  追忆陈超英,不少人都提到“陈姐在一次会上被人泼了一脸水”的“事件”。

  那是2004年秋,土木公司有400多名职工要理顺劳动关系走出“下岗职工中心”,其中,100多名老职工的子弟“闹”得最凶。

  当年,公司小会议室里坐着、站着100多号人,全都是公司的退休老职工,“代表”自己的孩子来跟公司讨“说法”。陈超英耐心地向大家解释职工分流的政策,有位大妈情绪格外激动。“不清楚是那一句话惹毛了她,她吵了起来,端起一杯水就泼到了陈姐脸上。”时任公司人力资源部经理的聂新权回忆说,“事件”发生时,他正好坐在陈超英身边。

  当时,从早上8时30分开始一直到快下午4时,陈超英一直在“斡旋”,连中餐都没吃。散会后,她跑进中建五局工会副主席孙红办公室,孙红记得,陈超英什么都不说,只是坐在椅子上,勾着头,用手支着额头,另一只手使劲朝她摆着:“让我清静一会儿,让我清静一会儿……” 孙红说,“那天看到她衣领上湿湿的,很心痛”。

  谈及做工会主席的体会,陈超英也曾回味过这段往事:“几乎每天都要接待来访人员,我都会不厌其烦地做说服、解释工作,我觉得职工是把工会当娘家,我就应该设身处地地为他们考虑,为他们解决实际问题。”

  在那段沧桑的岁月里,陈超英用特别细致的工作,平稳理顺了483名下岗职工的劳动关系,留下了“职工贴心人”的称誉,还留下一段让五局人都匪夷所思的往事。

  2003年之前,陈超英还是工会副主席时,土木公司陷入极端困境。企业拖欠职工工资、医疗费、集资款、丧葬费,每天来工会要求解决欠款的职工,她不知要劝慰多少人,安顿多少拨。

  企业困难拿不出钱,职工也要生活,怎么办?当时,丈夫宁建国单位经济效益还算好,家里尚宽裕。陈超英跟丈夫商量后,就把职工手里的欠条收回来,自己掏出钱来垫付给职工,家里的20多万元积蓄,全部都垫完了……几年后,公司走出困境清理对职工的积欠时,大家才知道,陈超英居然将全部家当都用来帮助公司和职工渡过难关。

  那些吵过、闹过、哭过、骂过的职工,从陈超英手里接过钱,总会听到她的劝慰:大家要抱成一团,公司不会垮,有好起来的一天……在一次次艰苦的改革中挺过来,土木公司这台快要散架的“机器”,顽强地走上了健康发展之路,2010年在中建总公司号码公司排名中利润名列第一。

  前土木公司总经理谭立新在陈超英殉职后第二天就含泪撰文:“超英啊,我的战友,土木公司的辛酸还有谁比你更清楚啊,公司好了,你却走了……”这篇300多字的祭文,他经常会从电脑里调出来看,他说“每个字都是从心里流出来的。”

  有一种力量,叫“温馨”

  8年来,中建五局的营业额由20多亿元增长到400多亿元,土木公司则由2亿元增长到60亿元,年均增速超过50%。

  公司越来越好了,陈超英也越来越忙了。

  公司网站上,陈超英的新闻几乎天天都有:夏送清凉、冬送温暖和组织劳动竞赛、技能比武、指导现场安全生产,她的身影如同飞速旋转的陀螺,总是出现在工期最紧、环境最苦的工地。远在非洲刚果(布)原始森林的公路项目工地,开工3年,她去了3次,2008年11月,她将50坨扣肉塞进行旅包中带去,2009年春节,她在工地厨房里为大家包饺子……

  公司人力资源部统计,在担任工会主席这8年里,陈超英每年都有一半时间在外边跑;2010年,她去外地出差一共185天。而在今年那164个日日夜夜里,她在外地出差的时间就占了89天。“常常是今天还在云南边陲的工地上,明天又去了福建长乐机场快速通道的隧道里,再过一天又到了大连长兴岛的引水项目。”

  员工描述:走路带风,高跟鞋踩得咔咔作响,鲜艳的裙子飘起,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,“这一定是陈姐来了”。

  “陈姐来了”成了许多员工的“节日”。经常,像变戏法一样,一到工地她就给大家派发家乡的小吃、槟榔……分公司许多女员工,都珍藏着“陈姐送的香水”,这是她从刚果(布)背回来的,每次都是背一大包。土木公司党群部的向群说:“很多人都收到过陈姐的礼物,她心里装着太多的人,经常出门要背一大袋,回来也要背一大袋,都是自己掏钱买。”

  2010年12月26日,陈超英去云南水绥高速公路项目工地。

  下了飞机天已经黑了,她坚持要连夜往工地赶:“项目上的丫头小子们还盼着我呢。”

  因为塌方,在离工地十几公里的地方路不通了。一边是怒涛澎湃的金沙江,一边是刀削斧劈的悬崖峭壁,陈超英跳下车,打着电筒走走爬爬过了这段塌方200多米的路段,工地前来接应的人看到,陈超英身上的呢大衣成了“泥大衣”……

  到达工地已是凌晨3时,一大早,她爽朗的笑声就在金沙江畔的工地响了起来……

  在公司QQ群里,陈超英网名叫“英姿”,读了一段“英姿”与一个叫“小马哥”的员工的聊天记录,记者与“小马哥”有一段对话:

  “她取名英姿吗?”“是的,她的QQ名。”“真是个阳光的人。”“是的,特别阳光,一看到她,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可以没有了。”“你们都很希望见到她吗?”“是的,不论是我们这个年纪的,还是年长一点的,都喜欢跟她在一起”……

  “小马哥”名叫马鸿,江西分公司年轻的工会副主席,在超英殉职后的第二天,他在网上挂出了祭文——

  每次你来了,所有人都会围过来,跟你说这说那,陈姐、陈阿姨的叫个不停。走到工地上,好多农民工兄弟都会亲切地和你打招呼:“陈大姐,你又来了?”你还总是跟他们说笑:“不欢迎我来吗?”他们一个劲地摇手,“欢迎欢迎,当然欢迎了,大家都希望你来呢。”我听到这个话时也为之一振,你用行动告诉我们后辈,用心凝聚的力量是这么强大。(工人日报/方大丰 龙巨澜)

上一篇:广西工人报:中建五局“超英爱心基金”帮扶贫困学子
下一篇:工人日报:“大姐书记”陈超英(上)